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和女医生的性事

和女医生的性事 - 和女医生的性事

办公室同事工作时候突然胃病发作,被送进公司附近通济医院。经医院检查
需要动手术,由于同事是来自重庆,上海没有家人,所以,大家决定轮流陪夜,
作为领导的我,当然,义不容辞第一陪夜。

差不多下班后,我开车去到通济医院。停好车,在医院边上匆匆吃了碗面,
赶去医院病房,在电梯里遇到了一位身姿丰腴的女医生,看岁数有35岁左右,
头髮盘起髮髻,面色圆润,双眼明亮,双层丰润,正是我的菜。

  身着白色大褂,胸口被紧紧包裹,目测了一下估计有D+,下身包臀群被撑
的满满的,腿上穿了一双灰色的裤袜,小腿笔直,腿肚微胖,但线条性感,一双
黑色8CM高跟鞋,踩在地上咯噔咯噔,清脆有力。

  我眼里偷瞄了一下她的胸牌,张妍,消化科医师。

  女医生看到我盯着她的眼神,脸上一红,赶紧回过身去。我也装作若无其事,
电梯到了四楼,我跟着也出去,张医生看到我也出电梯,回头望了我一眼,双眸
迷离的望了我一眼,瞬间感觉被电到了,身体轻轻一颤,无数个念头瞬间涌上心
头。

  老婆怀孕半年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难道今晚有上帝的恩赐。
心中不免有点,下面不自觉的有点IN,脸上不由的尴尬一笑。

  女医生似乎看出了我的心声,掩嘴一笑,加快了脚步,噔噔噔快速向前。

我寻着病房号找到了同事的病房,进屋看到他在哪里闭目养神,上去和他轻
声打了招呼,和他寒暄几句,知道刚挂完点滴,正在休息,明天早上就要手术。

  我让他继续休息,自己则看起手机来,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病房
了,张医生来晚间巡房,我简单上去和医生聊起了我同事的病情。

  有了电梯里的经历,我胆子也大了起来,故意趁她看病历的时候,靠近了许
多,闻到了张医生身上淡淡的香气,手趁机上去摸了一下张医生的双手,双手很
绵软细嫩,一看就是经常保养,我看她没有反抗的意思,于是,更加大胆捏了张
医生玉手一把,她下意识的想往回缩。

  我收回手,看她脸色略带羞涩的表情,并无厌恶。我的心放下了,然后假装
和医生边聊边送医生出了病房,一边要医生多多关照。左手顺势搂在了张医生的
腰上,感觉她的腰一紧,但并无反抗。

  张医生轻声的对我说道:「我下面还有病房要查,有事可以到医生办公室找
我。」

  说着对我妩媚的一笑,我瞬间全身骨头酥麻,心中喊了一声:耶。

  回到病房,我的心早就扑通扑通,虽然人还在病房,心早就飞进了医生办公
室。

估摸着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把同事安顿好睡觉,自己偷偷离开了病房,到
楼下的花店,买了一盆蝴蝶兰。并在便利店买一盒套套和一双肉色的丝袜。

再次回到四楼,我没有去病房,而是悄悄的跑到医生办公室,轻轻地敲了一
下门,里面传出了一声进来,我便开门进去,右脚关上门。

  「张医生你好,这是我为你选的蝴蝶兰,您看喜欢吗?」

  张妍:「太漂亮了,你这幺知道我喜欢蝴蝶兰的。」

  「我是闻到你身上的香气,猜想你一定喜欢蝴蝶兰。」

  「你真是一个细腻的男人。」

  「哪里,作为管理者,这是我们必须具有的技能。」

  「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幺,你做什幺的?」

  「我叫王林夕,是阳光投资,市场总监,今天那个病人我的小唐。」

  「哦,原来你是总监啊!」

  「哪里,几个朋友合伙投的小生意而已。」

  边寒暄,放好花,轻轻的走到张医生椅子的背后,一把搂住了张医生的肩,
低下头轻轻地对着张医生的耳边说道:「张医生你真性感。」

  一边说双手往下滑去,解开了张医生白大褂的第一粒纽扣,张妍里面原来穿
的是低胸的黑色套裙,瞬间一道深深的乳沟浮现出来。

  张妍双手想捂住露出的胸部,无奈这种轻微的反抗反而更激起我的慾望。我
的嘴唇奔着张妍的双唇而去,紧紧的贴住了她的双唇,同时舌头不自觉的伸了过
去。

  开始张医生还禁闭牙齿试图躲避,无奈,我的连续几次进攻,她慢慢放弃了
抵抗,终于两根舌头搅在了一起,唾液迅速分泌出来,张医生开始拼命吸吮我舌
头上分泌的唾液,那幺无比甘甜的蜜汁。

  接着张医生的舌头开始反客为主了,进入了我的口腔,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
的好机会,对送上来的香舌,一阵狂吸生怕有一点唾液遗失。

  突然张医生轻轻了推开了我的头,害羞的对我说,「这里是办公室,不方便,
里面还有一间休息室,我们要不到里面去。」

  我一听正合我意。于是,张医生在桌上写了张有事暂时离开的字条。便走进
了里面的休息室,休息室很隐蔽,外面基本看不见,门很厚,隔音也很好,里面
有两张单人床是给值夜班的医生休息用的。还有一个衣橱和一张桌子和椅子。

  一进房间,张妍反身把门给锁上,一转身,我就把她按着了墙上,嘴唇紧紧
的贴在她的嘴上,一边疯狂的舌吻,两只手顺势解开了白大褂,接着解开了黑色
套装的纽扣,一对D+的大咪咪被黑色蕾丝的胸罩紧紧包裹,大半只已经露了出
来,可能是因为胸罩偏小的原因,至遮住了三分之一。

  我的双手没有丝毫犹豫,解开了两乳之间的纽扣,两颗豪乳跳了出来,上面
还有两颗紫色的葡萄和大大的乳晕,两颗紫葡萄已经凸出来。

  「看来张妍医生已经有点嗨了,这骚货可真是骚啊!」我心里想。

  我偷偷地看着张妍医生脸,她紧闭双眸,可能是害羞可能是享受着爱欲。

突然,我猛得把她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亲了她一口,起身把两张单人床
推到一起。张妍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我在边上欣赏美熟女宽衣解带。

  接过张妍的套装和胸衣,都是质地不错的品牌,我知道她很讲生活品质,叠
好放在椅子上。

  看到她开始脱灰色的连裤袜,我忙阻止,「我喜欢你穿着丝袜的样子。」

  「就知道你们这些男性喜欢这一口,这条丝袜不能搞坏,我要穿回去的,否
则家里人会怀疑的。」

  我掏出了我前面在便利店买的丝袜和套套,把丝袜递过去,「穿我给你买的
吧!」

  张妍递过来刚褪下的丝袜,把我新买的肉丝拆开穿了起来,我把脱下来的丝
袜放在鼻子上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沁人肺腑。感觉人浑身舒坦,
一天工作的疲乏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满了活力。

  张妍正準备把裤袜穿着内裤外面,被我一把阻止,「脱了吧,我喜欢无内裤
袜。」

  张妍虽然害羞,但是还是很配合的把内裤褪下,递给了我,然后开始穿我给
她买的连裤袜。我拿着刚脱下来的黑色丝质内裤,看到上面已经有一条淡淡的透
明粘液,我想那就是张医生的蜜汁了,看来刚才是动了真情。我又拿起来闻了闻。

  「你还闻个啥裤子呀,活人在这里你不要啊!」张妍道。

  「喔」我如梦初醒般的放好了她的内裤。一个饿虎扑食把张医生按倒在床上。
开始亲吻张妍胸口的两颗葡萄,左边一口右边一口,我感觉两颗葡萄都已经勃起。
一只手开始伸进了腹部的裤袜里,试图探索着刚才的蜜汁的源头。

  手被张妍从裤袜里拉了出来,「人家害羞吗?」

  「靠,又不是什幺黄花大闺女,还害羞。」我心想。

  不过我也没有坚持,开始从丝袜外抚摸她的大腿。虽然,已经30多岁了,
她的腿形还是很不错,没有什幺赘肉,虽然比少女,略微粗壮一下,但是丝毫没
影响整体视觉效果,我的手从外,逐步滑向那神秘之地,隔着丝袜,我摸到了一
大片湿润。熟妇就是熟妇,只是抚摸就出了那幺多精华。

  隔着细密的裤袜,我轻轻的按揉张妍医生那两片肥厚的高地,感觉有更多的
湿润从高地的细缝中渗出,同时我的嘴巴吸吮那两颗葡萄的力度也逐步加大,我
听到张医生从喉咙深处发出了轻哼,我知道她开始进入状态了。

  突然我停止了进攻,开始脱我的衣服,张妍医生也起身帮我脱衣服,我把衬
衣脱了,扔到的椅子上,她的舌头马上舔上了我的乳头,一阵酥麻的感觉,就像
夏天里喝了冰可乐一般的舒坦,她的双手开始解我的裤带,很快裤子脱掉,剩下
我暴怒的JJ把内裤撑的老高。

  她害羞地笑了笑,双手帮我褪去内裤,我JJ终于得到了解放,呈90度站
在那里,一只绵软的手,一把把它抓在了手心,然后,她低下头把它含在的嘴里,
我的JJ一下找的家的感觉,四周被紧紧的包围,而且越来越紧,我的呼吸开始
有点急促了,我知道我有点兴奋过头,心想不好,不会马上要交货吧,心里我理
了一下思绪,脑子了想了一下今天的工作,还好JJ的那股想要喷射的感觉没有
了。

  这是我惯常用的那招,和老婆搞可以赶上2个小时而不射的。

  张医生开始吞吐我的宝贝,看她手法熟练,虽然和那些职业选手有点差距,
但是也是经常玩这招的住。

  我也没有客气,开始掌握主动,把龟头往她的喉咙处插去,这下该轮到她有
点受不了了,开始可能不适应有点要咳嗽反胃的情况,我动作变轻放慢,看她的
反应不是那幺强烈的,再试图插得更深一下,最后整根都塞进去。

  看来张医生的喉咙比我老婆的要粗,老婆帮我做的时候最多进去三分之二。

  又抽插了几分中,我扶起她的头,让她躺下,更换了姿势,改69式,我的
嘴贴近她的那片丰美的高原草场。JJ则让她轻轻含在,我不想失去这样的感觉,
因为老婆比较少同意帮我口,除非比较重大的日子。

  我先用舌头,舔那从丝袜中渗出的蜜汁,鹹鲜,虽然工作了一天的张医生,
那里一点异味都没有,一切都是乾乾净净,这让我的感觉很好。

  我贴着丝袜,用力舔这那道细细的峡谷,希望那里能够有更多宝贵的蜜汁渗
透出来,可能是碰到了张妍医生动情之处,她的身着开始扭曲,我的双手开始撕
扯她的丝袜,她轻声说不要,他把JJ从口中吐了出来,我才不会理会她这时的
要求。

  呲啦丝袜的中间撕扯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正好把张医生的私处整个暴露出
来。她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我也不要让她帮我口了,转过身体,用舌头开始舔她
的下面,那道细缝被我的弹簧之舌,轻轻顶开。

  缝隙的两面是光滑的肉壁,我继续往下,舔到了她尿尿的地方,我的舌头开
始反複摩擦这个地方,张妍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扭到,嘴里喊道,「舒服、舒服。」
我心想舒服就好。

  我的舌功可是了得,光一条舌头都能把女人搞的高潮连连,没有女人不喜欢
的。何况像张医生这样,感觉很久没有被滋润过的熟女身体。

  我的舌头在里面开始反复舔舐她的两道肉壁,那里开始又规律的收缩,我知
道,张医生已经进入高潮了,我改变了舌头运动的方式,开始模仿小JJ的运动,
舌尖往里插拔,舌头则贴上了她的阴蒂。

  这个时候我发现,张医生已经不是像之前那样扭动了,而是开始抽动身体,
喉咙里的轻轻嘶吼,声调也变高声音变大。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随着一声长啸,
她的身体变的僵直而抽动,缝隙深处突然射出大量阴精,好多好多,正好被我的
嘴巴照单全收,这是鲜美无比。

  渐渐地,一切变得风平浪静,八信性药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过去,我轻声问张医生,
「舒服吗?」

  她满足的说,「我从来没有那幺舒服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原来这一切是
那幺美好。」

  我伸过头想去亲吻她,她扭过头去,说,「你刚舔过我那里,髒。」

  我说哪里髒了,扶正她的小脸,对着她的嘴巴,轻吻上去,偷偷的把我刚才
从她私处收集到的蜜汁,送入她的嘴里。

  「嗯。这是什幺呀,鹹鹹的。」

  「这就是你的蜜汁呀,怎幺样味道?」

  「还不错!」

  「这是我尝过最鲜美的蜜汁了。」

  「真的吗?」她害羞地低下了头,脸上露出的幸福和骄傲。

  「嗯,」

我这时一边轻轻抚摸她的丝袜大腿,一边开始和她聊天。

  原来张妍医生已经结婚,老公是一家外企的亚太部经理,经常要在日韩东南
亚一代出差,一出去就是2~3个月,不见蹤影。她平时很无聊只能和婆婆一起
看看电视,吃个饭什幺的。

  婆婆虽然对她很好,但是也害怕她在外面有男人,毕竟儿子不经常回来。所
以,经常留意她的行为,看有什幺异常。刚才换丝袜就是为了防她的婆婆起疑心。

  她们没有孩子,其实她很想要一个,可是老公经常不在家,次数就很少,成
功率也就下降了。平时她也是保守的女人,从来没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有什幺瓜
葛,没想到这次看到我突然有股冲动,可能是被我勾引了。她说可能是我和她的
初恋有点相像吧。

聊着聊着,我开始第二次进攻,开始轻吻她的脖子。

  果然女人的脖根是很明感地,她开始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我看时间差不
多了,把她再次推倒在床上,重整雄风地JJ再次昂起了高高的头,我拿出我前
面买的套套,準备让她帮我套上,她说不用,让我直接进入。

  于是我分开她的双腿,JJ从那道熟悉的细缝里,顶了进去。在进入的同时,
她开始了呻吟,我的JJ慢慢的抽插,一次次的由浅入深,最后整根没入其中。

  「好粗,好胀!」这是所以女人对我的JJ的评价,虽然我的利器,不像很
多人吹嘘的多少里面,正常的14CM,但是比一般人来得粗,所以马上填满了
她的深谷。

  凭着刚才被湿润过的蜜穴,JJ进入的十分顺畅,虽然四面的压迫感比较强
烈,但是越是这样,越是JJ感动兴奋。每一次的深入都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看到张妍这时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胸部的起伏加大,我心想这个熟女也
是极品,能够那幺快第二次进入状态的女人我是头一次见。我的双手开始加大按
揉她胸部的力度,这对奶子也是极品,手感柔软,没有人工的痕迹,乳晕很大,
平时是暗红色,兴奋的时候会逐步变成淡。

  下面我不断根据她的兴奋状态,调整我抽插的策略,由慢变快,再由快变慢。
深深浅浅,总是在她放鬆警惕的时候突然一下一杆到底,她啊的一声叫出来,她
用手拧我的手臂,「你坏死了。」

  我可不吃她这套,继续我的游戏,渐渐地下面的水又多了起来,我看她两眼
开始迷离,我知道她开始进入忘我的状态了,我加大了进攻力度和速度。只听得
身下啪啪啪撞击声不断传过来。

  我用双手抓住她的两个脚腕,她脚上的高跟鞋也跟着双腿的晃动摆动着,尽
可能分开她的双脚,这样张妍的私部完全顶了出来,我可以进入得更深,当然对
张妍的冲击也就更大。

  可能是张医生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这方面的满足,很快的身体开始紧绷起来,
下面的蜜汁再次大量分泌出来,嘴里喊着,「深点,再深一点。」

  我也毫不客气的,讲整根都送了进去,并在深处停止不动,感受到她身体的
抽动,腹部用力,让JJ在医生的体内转动起来,很快张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失声痛哭起来,伴随嘶吼和身体剧烈的冲动,下面的阴精如洪水氾滥,从我JJ
堵住的边缘流动出来,流向股沟深处。

  我看今天已经差不多了,加快的运动的频率,突然身体一震,把大量的精华
直射入她的体内,持续了一分多钟,我也有一阵没有这方面的生活,所以量也特
别多,感觉特别痛快淋漓,身体就像沖上了九天云霄。那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当我轻轻的把宝贝从她的下身处拔出来的时候,又是一大股白色的粘液从她
的私处涌出,这时的细缝被我顶成了一个洞,洞变的肉都有些许红肿。

  张妍从床上爬起来去拿纸巾擦拭,我看到这股我和她的精华从哪个神秘的洞
穴了,汩汩流出,顺着她穿着丝袜的大腿,一路往下,几乎要流到高跟鞋里。

这时时张妍把几张纸巾塞进我的手里,示意我擦拭自己JJ。她则脱下了高
跟鞋,慢慢褪下肉丝的丝袜,并用纸巾擦拭自己的私处和大腿流过精华的部位。

  可能是我们今天射得实在太多,等了很久,仍然有液体从她的私处往外流,
我则趁机上去抚摸她的大腿,和那勃起的两颗葡萄。她的大腿是那幺的富有弹性,
皮肤很细腻顺滑,线条很美。

  我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说,「你真美,也很棒,真想以后一直有这
样的机会。」

  她说:「不可以了,今天已经让她觉得很对不起家人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虽然这是最美妙的一次,但是不希望自己浸淫在这样的关係中,但是她会一直记
得这次的感觉。」

  她边说,边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和丝袜,最后套上白大褂。「走吧,我们出去
吧!」

  我跟在她边上走出了内间。她把用过的东西塞给我,让我扔到医院洗汙室。

  我笑笑,「我们留个电话吧。说不定我们还会有缘再见。」

整夜了,我一直无法入睡,脑海里刚才的景象像电影胶片,一遍又一遍的不
断重複出现。到了早上张妍再也没有出现。

  我等其他同事来接替我才离开。始终没有看到她的影子。离开医院的时候,
我感慨未完。张妍我们不会这样结束,我心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