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上

                    序幕

      「呃……你真的要与我战斗麽?」我挠着后脑勺,无奈地笑着。

      「当然了。你这个玩弄女孩子的恶魔。今天,我一定要击败你!」玛丽苏甩
    着那一头标志性的美丽银发,恶狠狠地嚷道。

      「可是,我不是跟你讲过吗?尽管你是玛丽苏,我是龙傲天。在大衆眼裏,
    我们是对等的存在。但实际上,你我之间有本质的差别。我的本质是杨凡,超级
    大能,不仅坐拥幻想侧超美道、高美道、中美道、初美道、弱美道、无美道的全
    部后宫,更通过干涉现实侧完成了爲时一年的『环』,建立起了恩泽所有雄性生
    命的极端男权帝国。而你,只是我一个残念的化身而已。知道残念是什麽吗?算
    不上意识,甚至算不上念头。面对死仇时,在占99。99999999999
    9% 的『我要打死这个狗娘养的』之中一闪而过的『如果真死人了也很麻烦』—
    —这就是所谓的残念。『藏在弱美道就可以避开那些吵吵嚷嚷的后宫了。清閑的
    生活真好哪。不过,要是有个惺惺相惜的敌人蹦出来,或许也很不错。』你就是
    借助后半句话而生的卑微存在,打打主角还行,怎麽可能打得过我呢?」我无奈
    地劝阻着。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玛丽苏跺着脚怒吼道,「我就是要跟你战斗!而
    且,我一定能赢!龙傲天,你敢跟我打赌吗?」

      「打赌?」我皱眉道,「先不说别的,你能拿出与我对等的赌注麽?」

      「怎麽不能?」玛丽苏啪的一声把一部动漫甩到了桌子上,「这是冬季新番
    的霸权候补之一,你肯定看了吧?中野家那五位仙姿佚貌且各具特色的大美女,
    你肯定早就想上了吧?」

      「《五等分的花嫁》?的确,我看过。但是……」

      玛丽苏打断了我的话:「你能像我一样穿越到动画片裏吧,你能和我一样随
    心所欲地左右她们的命运吧。那好,我们就赌她们五个。你赢了,五胞胎任你玩
    弄。你输了,放过她们。就这麽定了!」

      「喂喂,淡定一点,打断别人是很不礼貌的!」我扶额苦笑,「话说,你不
    是冰川天女吗?不是挺高冷的吗?爲什麽在我面前总激动成这个样子?」

      「……」

      「呃……这红晕娇羞的沈默是怎麽回事?难道说,你是故意的?就好像小屁
    孩扯前位女孩的马尾辫一样?」

      「谁谁谁谁谁是故意的?!」玛丽苏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毛一样,跺着脚道,
    「快打架啦大混蛋!」

      「行吧。」我无奈地笑着,站起身来。

      说实在的,我原本的计划是用普通拳之类的大招把她轰成渣,毕竟身爲龙傲
    天的尊严不可冒犯。不过,既然她是出于好意,而且又是个美女,那就尽可能地
    手下留情吧。

      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以我爲中心,刷地一下呈环形弥漫出来。只见玛丽苏突
    然「噗通」一声单膝跪地,用无比认真的语气对着我道:「在下玛丽苏,以后唯
    龙哥哥马首是瞻,哥哥叫我向东,我不会向西,哥哥叫我向西,我绝不向北,鞠
    躬尽瘁,死而后已。」

      「看来王霸之气你抵抗不了。」我懒声道,「那麽,再来试一试嘲讽光环。」

      我稍微将自己的嘲讽光环展开了那麽lv0。0000000001的等级,
    就见单膝跪地的玛丽苏突然擡起头来,一脸黑化的表情道:「龙哥哥你可要小心
    了哦,我玛丽苏很懂得讨好男人,你那些什麽道什麽道裏的大帅哥以后说不定只
    对我宠爱有加,而不再喜欢你,待你人老珠黄之时,你这个正妻之位,我就不客
    气地笑纳了,哈哈哈哈哈……你放心,到时候我会给你留个柴房住的,哈哈哈哈
    ……」

      「这黑化方向是什麽鬼?你……在你心目中我是基佬吗?跟你抢帅哥?」我
    啪的一下捂住了脸,哀歎着收回了嘲讽光环。

      「我……败了?」搓了搓妙目,玛丽苏迷迷糊糊地问。

      「是啊。中野家的五胞胎是我的了。」

      「切。」玛丽苏红着脸撇了撇嘴,「那麽好的五个姑娘,就这麽被你收入后
    宫了。真不甘心。」

      「谁说我要把她们收入后宫了?她们配麽?」

      「……哎?」

      「所以说不要打断我说话啊。这裏可是弱美道。名爲《五等分的花嫁》的动
    漫世界,其实是初美道ACG流的同名元素投影过来的。尽管五姐妹的设定完全
    相同,但含美量上却天差地远。这就好像柏拉图哲学中,现实世界与理念世界的
    关係一样。操了九流中的五姐妹,谁还稀罕这个破动漫。而且,我的实力实在太
    强了,根本不可能以本体降临动漫世界。所以要收五姐妹的话,非得附身夺舍不
    可,多麻烦啊。」

      「……」玛丽苏无言地低下了头。

      「不过呢,虽然如此,」我咳嗽了一声,「这可是与你战斗赢来的赌注,所
    以我还是麻烦一下自己吧。」

      「真的?耶!咳咳咳,不是,可恶,又让你这个践踏女生尊严的混蛋得逞了,
    哼!」

      「……不知该从哪裏开始吐槽好。算了,原谅你这个大笨蛋。」

      「谁谁谁谁是大笨蛋?!你给我好好说话!对了对了,龙傲天,你不是说要
    用附身的方式降临《五等分的花嫁》吗?你的附身对象是什麽啊?」

      「呃,这个……大概是三玖吧。」

      「哦?爲什麽爲什麽?」

      「因爲我用钛合金狗眼目测了一下,这家伙的肤质是五姐妹中最细腻的一个,
    所以生活状态也应该是最好的。上有姐下有妹,集全家宠爱于一身。性格也是温
    吞吞的那种。附身到她身上,我就可以继续过怠惰的生活了。」

      玛丽苏:「……本以爲你和我一样是三玖党的。好吧。我错了。」

      「三玖天下第一,没什麽问题。不过,五月是天。」我打了个哈欠,「啊,
    真想把五月报在怀裏狠狠疼爱啊。扇烂她漂亮的小脸蛋,打烂她脆弱的五髒,用
    她的泪水洗脚,把她粉嫩的肢体一点点肢解了吃掉。想想就很兴奋呢。」

      「你……你这是哪门子的疼爱啊?!」

      「以她的含美量来言,这已经算是破格优待了,不是吗?」

      「说得也是……」

      「二乃麽,说实在的有点讨厌。虽然是傲娇,不过这傲的也太过分了吧。如
    果二乃没有调整好药的剂量,使风太郎过量摄入安眠药,那麽后来二乃口中亲切
    的『风君』可能当时就gg了。这样一个不知分寸的家伙,居然坐拥五姐妹中最
    强的女子力,真是老天没眼。所以,我要夺走她的一切。」

      「四叶,嗯,小天使,相处起来很舒服。就是笨笨的又很圣母,让人忍不住
    想虐待她呀。

      「至于一花,大概会拆开来当人体家具吧。」

      「好可怕!」玛丽苏满脸惊恐地退了一步。

      「没办法。我对这种过度成熟的大姐姐着实无感。」我耸了耸肩,「那麽,
    开始吧。」

                   自恋的三玖

      「那我先回家了呀,明天见,三玖。」女孩挥舞着手,在分岔路口处向着另
    一个女孩道别,然后转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三玖也挥了挥手,目送女孩离开了一段路后,才捏了捏书包带,往相反的方
    向离去。

      又是一天过去了呢,马上就能回家了,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早点儿睡觉吧。

      三玖一边走着,一边这麽想着,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后,有些疲惫的她只想快
    点回到家,和四个姐妹共享晚餐,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然后进入梦乡。

      「诶?」走进小区后,三玖突然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尤其是走到家门口后,
    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犹豫了一下,她转过身,看了看四周,但是除了一只野
    猫之外,她什麽也没发现。

      错觉吧?三玖这麽想到。她暗暗嘲笑自己一惊一乍的,重新转过身来,拿出
    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大门。

      「爸爸,我去洗澡了哟。」探了下头看了一下客厅,看到爸爸正在和二乃谈
    话,三玖就打了一声招呼,得到回应后,拿上了衣物,走进了浴室之中,并小心
    地反锁好了门。

      居然已经快九点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三玖解开束着的头发,把发带放在了一旁,清洗着俏脸。

      「嘀嗒。」一声细微的水声,不同于水龙头传来的哗哗声,被三玖的耳朵灵
    敏地捕捉到。她打了个激灵,刚才一滴水珠突然滴在了她柔软的发顶,冰凉的感
    觉让她有点不适。

      天花板渗水了吗?她一边擦去脸上的水渍,想着。而那滴水珠,正缓缓滑落
    下来,最后滑进了她的耳朵。

      三玖皱了皱眉,伸出纤细的手指掏了掏耳朵,却并没有什麽作用,好像水珠
    顺着流进了耳朵深处。

      算了,大不了洗完澡后拿棉签清理一下吧。三玖歎了歎气,把毛巾从脸上移
    开,睁开了双眼,看向了面前的镜子,突然呆了一呆。

      镜中的女孩,明明已经看了十七年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麽,现在却让她有一
    种莫名的心动感。

      粉嫩的肌肤,清澈的双眸,小巧的鼻梁,都让她一阵心跳。迟疑了一下,她
    伸出手指,点在了自己的唇上,轻轻地抚摸着。

      在五姐妹中,三玖的容貌说不上惊豔,只能说是比较可爱,但是看过漫画的
    人都知道,她的嘴唇让剩下四位姐妹都极爲羡慕。不需要上妆,便拥有着樱红色
    泽,软糯的唇瓣,谈吐间的开阖,都仿佛拥有着果冻般的质感,再加上她清甜的
    嗓音,就算是风太郎那种死直男都不禁爲此沈醉。

      思绪流转间,玉指已在唇上轻抚而过,似是无意的,三玖拿手指探入口中,
    触及贝齿,再然后是香舌,丝丝津液黏在指上。来回搅动着,小心地挑逗着自己
    的小嘴。

      滑腻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无比的舒适,三玖享受地闭上眼,片刻后突然恍若
    惊醒,猛地睁开美眸,把玉指从口中拿出,带出一条晶莹的线条。

      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经意间凑近了镜子,空着的左手撑在水池边,腰微
    微地曲着,俏脸几乎要贴在镜上了。

      脸颊微微发红,三玖也不知道爲什麽,刚才自己居然对自己的嘴唇産生了一
    丝异样的想法,甚至差点亲上了镜中的自己,还用自己的手做出那种事情。

      重新洗了把脸,冷静下来的三玖嘲笑自己也许是过分自恋了,想到夜已深,
    她连忙脱下身上的校服,想赶紧洗个澡好好睡个觉。

      把衣服放到一旁的篮子中后,她撩了撩散下来的发丝,无意地再次看了看镜
    子,镜中的佳人还是让她一阵愣神。

      原本有些遮掩身躯的衣服已经被褪去,只着贴身内衣的她显然更加充满了诱
    惑,虽然只是素白的内衣,但让得这纯洁的身体更充满了一种不可亵渎的圣洁感。
    而当这样纯洁的身躯毫无遮掩的出现在眼前时,诱惑天成。

      「原来自己这麽好看呀。」三玖用一贯的冷淡语调轻声道。她忍不住观察起
    了自己的身躯,匀称而纤细的身材给了她一种莫名的自豪,虽然她天生不喜运动,
    但从母亲那裏遗传来的基因还是给她塑造了优美的身段。天鹅般圆润的脖颈,精
    致的锁骨,她的视线慢慢往下,最后落在那素白的内衣上,这几年,她的胸部也
    开始慢慢地发育,虽说不是太大,但在同龄人中也能说得上是丰满。

      校服确实是麻烦,完全不能展现出我的身材呢。三玖头一回冒出了这样的思
    想。

      再往下,是平坦的小腹,没有多余的赘肉,显得非常完美,最后是两腿之间
    白色布料下的……

      天呐!自己在想些什麽!

      三玖连忙摇晃了一下有些发热的脑袋,自己居然不经意间对自己的身体産生
    了臆想?这让单纯的她脑子一时有些迷糊。

      爲了不让自己再産生那些奇怪的想法,她狠狠地压下了心裏蠢蠢欲动的,想
    要一览玉体的欲望,闭着眼睛一口气把身上最后的衣物也脱下了,然后打开了莲
    蓬头的开关,任由温热的水泼洒在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上。

      感觉到燥热感缓缓褪去,三玖才睁开眼睛,取了一些洗头液擦洗起了自己的
    秀发。

      用毛巾吸干了发丝的水分后,三玖小心地把头发盘了起来,这才开始清洗身
    体。

      今天是怎麽回事呢,居然在洗澡的时候总是胡思乱想。沐浴露和上水,制造
    出了大量的泡沫,三玖把它涂抹在了身上,轻轻擦试着。淡淡的薰衣草味,从自
    己身上散发出来,让她绷紧了一天的心情也慢慢放缓。

      她轻轻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调,声音如若山间的清泉,在浴室裏流淌。三玖
    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洗澡带来的舒适。

      手指轻轻抚摸过柔嫩的肌肤,把泡沫均匀地涂抹而上,伴随着不重不轻力度
    的揉捏,酥麻地感觉如电流一般传遍了全身。

      浴室中,闭目的少女并不知道,那双素手此时正停留在那让不少人豔羡的胸
    部上,手指用最舒缓的力度反複揉捏着,时不时轻轻的捏一下那顶端小小的凸起。
    而每一次捏动后,少女的身体就会微微绷紧一下,双腿也不安分地扭动着。

      「三玖,洗完了没啊?」门外传来爸爸有些担心的声音。三玖不紧不慢的穿
    好了睡裙,却并没有换上新的贴身衣物:「嗯。好了爸爸,我就出来。」

      乖巧的回答了爸爸的问话,三玖侧头看着镜子,双手不安分地在胸前摆放着。
    感受了一下还没散尽的余韵,三玖翘了一下嘴角。

      「还请多关照哦~ 三玖~ 」


                   笨笨的四叶

      「三玖怎麽样?有喜欢的男生吗?」

      「啊?哎?」

      「带着娇羞的表情落荒而逃,不会错!三玖,恋爱了!」一花和四叶异口同
    声。

      恋爱你个鬼哦!

      一口气跑到洗手间的三玖,扶着镜子狠狠地娇羞着。

      我……爱上了我自己?有这麽恋爱的吗?啊啊啊,镜子裏羞红了脸蛋的自己
    也好可爱,好像操……呃呃呃不对不对,我到底在想什麽?!

      我·该·怎·麽·办·哪?

      可怜的三玖哪裏知道,自己早就被我神不知鬼不觉地附身了。只不过,与简
    单粗暴的入替不同,我只是潜伏在她的潜意识裏,把她的审美和取向与自己的属
    性完全对应而已。

      对于普通情侣来说,审美观与爱人属性的重合度也就在20% 左右。70%
    以上就可以一见锺情了,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那种。现在三玖的重合度可是空前
    绝后的100%.这种程度的爱情,嘿嘿,她逃不出来的。

      彻头彻尾的自恋狂,这就是我给三玖的人设定位。

      对着镜子能傻笑一整天的三玖。

      有事没事就捏脸揉胸,自己吃自己豆腐的三玖。

      疯狂地拍自己的照片,晚上躺在被窝裏一边自慰的三玖。

      这才是三玖!不是换了身体的我,而是真真正正的三玖啊!

      「呐呐,三玖姐,你喝奶茶嘛?帮我到楼下买一杯呗。」四叶元气满满地央
    求道。

      十分锺前你还调戏我恋爱的事来着,哼!

      三玖还在生气,但是,面对四叶那天使般的微笑,她无法拒绝。

      是啊,我也无法拒绝啊!

      美眸一阵颤抖,娇躯易主。

      很好,现在已经不是三玖了,而是我。以三玖爲外壳的我。

      「把杯子给我吧。我帮你打。」

      「哦,好啊,谢谢三玖姐。」

      我嘴角勾起一起笑容,拿着四叶的杯子走出了家门,来到楼下的热水间,见
    没什麽人,随手脱下了自己的黑丝短袜。

      然后,扔进了四叶杯裏,加了些蜂蜜,随后注入热水,等蜂蜜化开,才回到
    家门。

      「呐,蜂蜜丝袜水。」

      「啊?啥?」就算四叶再笨,听到这句话也不禁一愣。而我当然不能让这小
    呆瓜反应过来呀。

      龙傲天的专属技能——降智光环发动!

      此招一出,就算是智者也会化身傻逼。何况是原本就有点笨的四叶,智商更
    是瞬间清零。

      四叶接过轻轻喝了一口。蜂蜜的味道把脚味盖住了很多,再加上降智光环的
    作用,四叶根本喝不出来什麽异样。

      我见四叶没什麽反应,问道:「怎麽样?」

      「嗯,不错啦,谢谢啦三玖姐。」

      我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于是,接下来几天,我每天都将自己穿过的丝袜
    用这种方式给四叶泡水,而蜂蜜加的却越来越少,四叶也慢慢习惯了,这就好像
    温水煮青蛙一般。我却好奇起来,想试试降智后的四叶要到什麽程度才能发现。
    于是这一天,我在自己的洗脚盆裏接了水,随后脱下袜子放在桌上,当着四叶的
    面舒服的泡起了脚,过了一会,才拿过四叶杯子,直接装了自己的洗脚水,又扔
    进自己的袜子,见四叶又毫无反应的喝下,我觉得更加刺激了。等到四叶喝完了,
    我伸出修长的手指夹出自己的袜子。

      「袜子上还有好多呢,来,放嘴裏吮吮。」虽然已经泡过水,但袜子的味道
    还是有一些的,可是现在四叶的智商真是连智障都不如,再加上已经慢慢习惯,
    根本没有什麽怀疑,只是乖乖的吮干净了丝袜,随后我将袜子晾在了家门内。

      「嘿嘿,我们小天使洗的袜子,之后我都能直接穿了。」

      如果四叶稍微保留了一点智商,就会发现,晾起来的袜子,与正常泡奶茶的
    丝袜有根本不同,并且脚趾脚跟位置分明,明显是穿过。但彻底沦爲傻逼的四叶
    虽然感到有些别扭,却没有发现其中有什麽联係。后来,我更加光明正大,每次
    都将自己的袜子如此这般地放在四叶杯裏,随后在家门晾干,然后在家门裏拿一
    双之前被四叶洗过的穿好。

      又过了几天,我决定更过分一些,这天,我当着四叶的面脱下自己的丝袜:
    「不好意思啦四叶,今天太渴啦,奶茶被我喝了,只剩下丝袜给你解解馋,乖,
    啊——张嘴!」

      四叶迷迷糊糊的张开嘴,我眉飞色舞的将自己穿的丝袜塞进四叶嘴裏:「嘿
    嘿,今天是原味新鲜的哦,好好品尝。」

      四叶略微皱眉,隐约觉得有点不大对劲,但还是毫不反抗。

      我看四叶居然这麽好欺负,忍不住想更过分一些:「其实今天出了一款新奶
    茶,我给你带回来一些,给你尝尝。」随后拿起四叶的杯子,放在桌子下面,加
    入很多蜂蜜,接着,一道水柱从我胯下射进了四叶的水杯,过了一会,我摇了摇
    杯子:「呐,这款奶茶是少女体液款。」四叶傻乎乎地用嘴帮我洗干净了丝袜,
    随后尝了一口「奶茶」。

      「怎麽样怎麽样?」

      「唔,有些怪怪的味道。」

      「没关係,好好品一品,挺好喝的。」我笑着说,看着四叶呆呆的点头,我
    更开心了,随后,慢慢和之前一样,蜂蜜越来越少,而丝袜却每天不断,四叶每
    天都先含一段时间的丝袜,随后喝下我精心準备的奶茶。而我却在想四叶什麽时
    候能发现,随后行爲越来越明显,甚至有时候脱掉鞋子说个什麽话题让四叶注意
    到自己脚上的丝袜,然后脱下来,说个别的话题岔过去,随手再将丝袜送进四叶
    嘴裏。如果失去了智商的提点,习惯就是最可怕的东西。四叶现在就处于这种情
    况,一点一点细节的改变,并没有什麽明显的差别,但是每天都改变一点,会发
    现结果与最初相差千裏。四叶现在每天都含着我的丝袜,随后喝下我爲四叶準备
    的奶茶,当然,现在的奶茶裏已经一丝的蜂蜜都没有了,而随着最初的一杯,变
    成了几杯,每当我尿急时,都会随手拿起四叶的杯子,随后亲眼看着四叶莫名其
    妙的喝下自己的尿液,有时四叶甚至还问道:「三玖姐,怎麽这几天不见你去卫
    生间?」

      「四叶,干嘛,人家尿尿你也管,你想喝啊?」

      「哎呀,好心关心你嘛。哼!」四叶生气的嘟着嘴,我见了,感觉欲望大增,
    马上想到了一个新办法:「来吧,四叶,闭上眼睛,今天给你喝原味少女体液。」
    四叶莫名其妙,爲什麽要闭上眼睛?不过还是乖乖的闭上了,而我则跨坐在四叶
    头顶,慢慢褪下内裤,轻轻的将下体贴在四叶脸上,看着四叶可爱的樱桃小嘴,
    忍不住一股热流沖了进去,四叶却慌忙大口大口的喝下。

      「来,四叶,把瓶口也舔干净。」

      四叶就这样伸出舌头,一点点舔干净了我尿完的下体。老规矩,既然有了开
    始,当然就延续了下去,然而我并不满意这个结果,所以很快,四叶每天又多了
    一个「吃点心」的任务,闭着眼睛的四叶正一口一口的舔舐着面前的「点心」,
    而我此时正坐在四叶面前的桌子上,两只汗渍渍的玉足被舔的湿乎乎的。

      「真乖。点心好吃吗?嘻嘻。」

      「哎呀!四叶和……三玖?你们在干什麽?」

      正玩得开心的我擡起头,迎上了一花惊恐的目光。

      「啊啊,不好意思,被看见了呢。那麽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送上门的你咯。」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