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第二章)失落的算计

      浴室的雾气在散去,林可儿用厚厚的毛巾轻轻擦拭已经微红的身体,是的,
    泡了足足一个小时,洗了又洗,她的身体能不发红吗?她静静地注视浴室镜子里
    的那副曼妙身材,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大腿。她双手插住纤腰,侧
    过身子,打量自己最满意的部分,那就是浑圆起翘的美臀,美臀不但翘,而且手
    感好,肉肉的,很弹手。林可儿用手轻轻地抚摸,她知道男人看她的时候,眼光
    都爱流连自己身体的什幺部位,她更清楚这个部位对于男人来说,有多大的吸引
    力。
      以前廖辉不只一次地告诉她,如果将来要娶她,有一半原因是要娶她的臀。
      她笑骂,但心里甜滋滋,她感到很骄傲。就连那个好色的欧阳川也总喜欢碰
    她这个部位,以至于稍微性感的衣服她都不敢穿去上班。
      美丽的女人都容易自恋,林可儿骄傲地笑了笑,她甚至向镜子里的自己抛了
    一个媚眼。这一刻,她又恢复了曾经被三个流氓撕碎的自信,她想,只要这件事
    不宣扬出去,她仍然能够做这份体面的律师工作,仍然能够体面地生活在男人关
    注的中心,这是她最期盼的,所以她为什幺拦着欧阳川不许他报警,她明白,只
    要一报警,她的一生都完了。
      林可儿有点害羞了,因为她手中拿着一条细细的绯红色丁字裤,和一件几乎
    全透明的绯红色吊带性感内衣,这套性感内衣她买了好长时间,原本要穿给廖辉
    看的,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看,就分手了。如今却要穿起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
    要给欧阳川看,就是要诱惑欧阳川。
      林可儿很清楚,要封住欧阳川的嘴,不把她被侮辱的事宣扬出去,唯一的办
    法只有成全他。
      他一定经不起诱惑,林可儿很有信心地甩了甩头,几滴水珠从她还没有乾透
    的秀髮上滴落,沿着光滑的背脊,流进了美臀的股沟,她感到了一丝痒痒,用手
    擦拭,她又感到一身轻颤,噢!她惊呼,身体为什幺会这样敏感呢?她双手掩着
    有些发烫的脸颊在问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决定让这个好色的欧阳川佔有自己的
    身体,所以身体才变得敏感异常?难道自己的内心真的希望欧阳川佔有?林可儿
    羞涩地摇了摇头不敢再去想。
      当林可儿穿上性感内衣时,镜子里的她简直就是一个性感女神。她得意地罩
    上了一件露出玉肩和大腿的宽鬆睡衣,打开了浴室门,走了出去。
      客厅外,两个男人在怔怔地看着从浴室出来的林可儿,修长的大腿在客厅明
    亮的灯光照射下发出诱人的光洁,睡衣虽然宽鬆,但裸露的双肩下,隐约中也能
    看见她玲珑的身材,欧阳川惊艳之余有点纳闷,眼前这个林可儿是刚才那个悲痛
    欲绝,身心受到伤害的林可儿吗?他肯定地回答自己,不是,绝对不是,眼前的
    这个林可儿充满了自信和骄傲,欧阳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姐……」
      一个身着运动短装的阳光男孩看着林可儿打了个招呼,林可儿闪亮的身材,
    让他有些腼腆。
      「小龙,你怎幺来了?」
      林可儿一脸奇怪,但却非常开心,她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没有看见这个可爱
    的弟弟了,自从和廖辉分手后,她一直没有回父母家,所以看见这个已经十九岁
    弟弟似乎比以前更结实、更帅气了,她感到由衷的高兴。
      小龙看了身边的欧阳川一眼说道:「是辉哥打电话让我来看你到底怎幺了,
    辉哥说他正在执行公务,没有接听到你的电话,后来打过去了你又不接,所以,
    他让我过来看看你……」
      林可儿飘了一眼布艺沙发上那沾满灰尘的白色手提包。
      欧阳川赶紧接上话:「我开门让你弟进来的时候,你弟还有点吃惊,呵呵,
    他还以为我是坏人吶,我跟你弟说你有点不舒服……」
      林可儿感激地看了欧阳川一眼,她微笑地对自己的弟弟小龙解释着:「姐姐
    没事,就是突然头晕,你看,那幺晚了还跑来,都是汗,快,快去洗个澡……」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林可儿一句:那幺晚了还跑来。让聪明『绝』顶的欧
    阳川误以为林可儿下了逐客令,尴尬的他连忙站起来对林可儿笑了笑:「晚了,
    我也该走了,可儿,这几天你『不舒服' 就请假吧,带薪的,我批準了,有事随
    时打电话给我,我……我走了」
      欧阳川只是表面尴尬,林可儿可是内心尴尬到极点,想不到突然杀出弟弟这
    个程咬金来,让她的计划落空,欧阳川要走了,她总不能开口把他留下,没有办
    法,她只好歎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送欧阳川到门口。
      看见林可儿歎气,欧阳川又是一番安慰,那一刻,林可儿真的很感动。
      惆怅又担心的林可儿关上了门,转过身,却赫然看见她弟弟小龙在看着她发
    呆,眼光所看的地方,正是她引以为傲的臀部,他脸一红,马上呵斥小龙:「发
    什幺愣?快去洗澡,洗完了早点休息,已经很晚了,今天晚上就住姐这吧,明天
    你还要上课」
      「姐不舒服,我……我明天不上课了,留,留下来照顾姐吧……」
      看得出来小龙很关心他的姐姐。
      林可儿听到一愣,随即莞尔一笑:「姐没什幺事了,明天姐还要去上班呢,
    你快去洗澡吧。」
      小龙这才转身进浴室。
      待浴室的水声响起,林可儿才歎了一口气:怎幺小龙也看我的屁股呢?以前
    年纪小小就知道偷看我洗澡,偷我内裤,内衣,哼,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是不愿
    意揭穿他,让他保留一点点小男人的面子而已。哎,当时我以为他还小,现在都
    长成一个大男人,居然还对自己姐姐的身体用这样不老实的眼光。
      男人,林可儿对这两个字又爱又恨。
      惊心动魄的晚上终于回归了恬静,思绪万千的林可儿抱着沙发上的抱枕,闻
    着熟悉的气味,彻底感受在家里的放鬆,已经身心疲惫的她再也抵抗不了倦意的
    侵袭,悄俏地睡去。
      她睡得那幺安详,朦胧中,她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坐着一人,他的样
    子好像欧阳川,他走来,抱着她,温柔地脱去了她的衣服,欧阳川脱得很慢,她
    哀求欧阳川快点脱,噢,他脱了,他连自己的的衣服也脱了,他光着身子,宽阔
    的胸膛上长满了细细的胸毛,看起来很粗犷,很狂野。
      噢!她看见欧阳川在摸她,摸她的胸,摸她的乳房,天啊,欧阳川还蹲了下
    来,舔她的阴户,好大胆,但好舒服,突然一阵狂风刮来,办公室门被吹开,门
    外冲进三个满身髒兮兮的醉鬼,他们在大笑,指着她柔嫩的胸脯大叫:「我要吃
    了你……」他们扑了上来,张开血盘大口。
      啊!她是那幺无助,她只有大声叫喊:「救命啊……」
      「啊」
      惊恐万状的林可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喘着粗气,宽鬆的睡衣已经被冷汗
    浸湿透。
      身边,一双大手紧紧地抱住她柔弱的双肩:「姐……姐……你怎幺了?」
      看见身边的不是什幺醉鬼,而是自己的亲弟弟,林可儿这才鬆了口气,她发
    现这原来只是个梦,一个恶梦。
      霎那间,一种难言的委屈让林可儿再也忍受不了,她抱着小龙的脖子,放声
    大哭起来。
      小龙也抱住她的姐姐,紧紧地抱着,他不知道林可儿为什幺哭了,他只知道
    要保护姐姐。
      小龙已经是一个男人了,虽然样子还有些稚嫩,但胸膛已经很结实,学校排
    球队的队员,让他有了一副健壮的体魄,他的肩膀一点不比廖辉逊色,靠在这个
    宽厚的肩膀哭一场,林可儿感到很舒服,所以她没有节制自己的哭声,她甚至让
    泉涌的泪水打湿弟弟裸露的肩膀。
      什幺香是最香,小龙根本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那一头柔顺的秀髮上飘逸
    出来的香味那是世界上最香的。
      小龙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努力想克制自己的冲动,因为他胸前正被两团结实
    的东西压迫。但越克制越冲动,虽然十九岁了,但赤裸着上身搂抱着一个女人,
    那是第一次,这个女人居然是自己从小就喜欢的姐姐,他奇怪生理反应为何如此
    强烈,那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哭声渐渐平息的林可儿,一边打噎一边对她弟弟埋怨:「小龙,你的手顶到
    我的肚子上了啦,快拿开!」
      小龙涨红着脸,他不知道怎幺拿开他的「手」。
      他只知道:「恩……好……好的……」
      「好什幺呀?拿开了啦……顶得人家一点不舒服……呀……这是什幺呀?」
      刚哭完的林可儿娇嗔着,她用手去拨开顶在她肚子的手,但她却发现,那东
    西不是手,那是一根火烫得厉害的东西,她大叫一声,连忙鬆手,同时也鬆开了
    身子,这时她才发现弟弟有些怪异。
      小龙确实难堪,他呼吸急促,那只温柔的小手摸了自己冲动的地方,他几乎
    有想要撒尿。
      看见林可儿那双有点红肿的眼睛瞪着他,他才期期艾艾地解释:「姐……我
    不是故意的……」
      「哼……你还想故意的嘛?」娇嗔的林可儿也不知道是真生气还是故意找弟
    弟来骂一顿发洩,全然没有了做姐姐的风采。
      「我……我……」
      小龙好想解释一番,但他眼光无法移开从林可儿湿透的睡衣里看到的春光,
    她那完美乳房轮廓很明显地展现出来,小龙甚至清楚地看见两颗突起的乳头。
      顺着小龙的目光,林可儿又发现了小龙的不老实,她既气且羞,双手掩住胸
    部,大声嗔道:「这次是不小心喽?」
      「哦……是……是啊,是不小心看到的……」小龙很同意他姐姐的观点。
      林可儿不等小龙解释完,已经挥动粉拳雨点般地落在小龙身上,她一边打一
    边娇喊:「我拧死你,你连你姐姐你都想耍流氓啊?我告诉妈听……」
      「哈哈……哎哟……哈……姐……别拧了,下次不敢……」
      翻滚中的小龙连声求饶。
      「下次,我让你还有下次……」
      林可儿不依不饶,突然间她停止了撕打,满脸通红,只因小龙一个不小心,
    漆盖用力地顶在了她两腿之间,林可儿打了个机灵,她浑身颤抖,娇呼一声,没
    有等小龙反应过来,她已经赤着脚,两步三蹦地跑进了浴室,「砰」地一声,关
    上门。
      小龙搓着酸痛的胳膊,心里奇怪地问:姐姐怎幺了?……
      浴室里,满脸发烫的林可儿掀起了睡衣,她发现,那丁字裤已经深陷凹槽,
    她坐在马捅上,张开双腿,用两根手指夹起细带,她发现那条细带上已经湿透,
    湿透的地方,有一串晶莹……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