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男人幻想

    第一卷红杏偷情·超能初现 第一章 四种女人
      每隔一千年,九星连珠的光芒就会降临地球,而在茫茫尘世中,必定会有一个被光芒射中的幸运儿,他——就会从凡人摇身一变,成为传说中的“时间人”又叫“时间守护者”时间人拥有独一无二的“时间超能”能够停顿现在,看到过去、未来,时光就是他的武器,岁月化为他的铠甲,时间超能足以让时间守护者——为所欲为!
      又一个千年即将来到,新的“时间神话”立刻就要翻开神秘的篇章……
    ※※※※※※※※※※※
      华夏国,一个美丽的东方古国,一个有着几千年曆史的文明之邦,一个刚刚进入多党选举製的合众大国。
      春天刚刚来临,春风吹醒了世人心底的春意,对于还在大学生活的年轻人来说,春色更是最美的风景,血气方刚的他们还没有对名利的奢望,只有对人生“春色”的憧憬!
      “干杯!为最后半年干一杯!”
      紧挨校园的中型酒店 ,一群20出头的小青年围桌而坐,人人脸上一片兴奋,因为他们即将走出校门,进入多姿多彩的美妙社会。
      一想起未来的风光无限,他们当然有开心的理由,也有了每天下馆子奢侈的借口!
      “诶,兄弟们,大家下半个月都不準备吃饭了吗?每天到这儿喝酒我可有点受不了了!”
      俊朗麵容犹带几分稚嫩,背对大门而座的年轻人说出不和谐的音调:“唉……下星期可能连学校食堂也吃不起了!”
      “哈、哈……”
      一干同学是笑逐颜开,他们的钱包其实也差不多,不过可没有多想,真得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江 ,你小子少假正经了,还不是与我们一样天天来看……女人?嘎嘎……”
      一阵怪笑弥漫了整个酒店,好在众人都已经习以为常,在这种场合,安静才是奇怪至极的气氛。
      江 一米八的挺拔身形突然一趴,适才正常的担忧完全消失,把头凑向饭桌正中,下意识压低语调,以男人之间特有的火热怪笑道:“今天怎幺不见红娘子?嘿嘿……不会让我们白来一趟吧?”
      “不会的,没有老板娘的诱惑,这酒店的生意怎幺可能这幺火?”
      众人在笑闹中,魁梧高大的唐军接过了话头,一说起关于女人的话题,男人永远是那幺兴奋,“哥几个放心,据我了解,这酒鬼老板就是把老婆当成了活招牌,绝对不会把红娘子藏起来!”

     “铛——”
      悠长金属回蕩声中,向往成人世界的小青年们纷纷点上了香烟,烟雾环绕,如虚似幻,几个大小伙子不由谈兴大发。
      故作深沈的唐军摇头晃脑道:“女人——那是我们男人一生的追求、永远的幻想、不变的光荣!”
      “嘎、嘎……”
      模仿周星星的怪笑充斥了小酒馆,热火朝天之中,江 双目放光道:“你们看过一篇报道没?男人眼中的女人不外乎四种……”
      “四种,哪四种?快说老听听,你小子不要再卖关子了!”
      年轻男人对于女人那是敏感无比,血气方刚的本性,又怎能抵挡女人的诱惑?
      “嘿、嘿……”
      江 双目光芒更加强烈,以梦幻般向往的口吻道:“第一种是男人一生的最爱,也是唯一的挚爱,那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完美,绝大多数人一生只能听说而已!”
      话语微顿,向往的语调立刻变的火热无比,江 帅气的眉毛似乎都在飞舞,坏笑着继续道:“第二种是男人的喜爱,数量决不会是唯一,这是男人多情本性的写照,春梦幻想 的最佳情人!”
      “切!你这预备色狼又想毒害咱们这些纯真孩子!”
      同学们话虽如此,但却不由自主殷勤的又递上了一根香烟,还“啪”的一声,把火苗送到了江 麵前。
      众人青春年少,无所顾忌,江 已是谈兴大发不吐不快,“第三种女人,是男人一看见就联想到……床的女人!嘿嘿……”
      “哈、哈……”
      一说到绝对敏感的字眼儿,小青年们是一阵怪笑,多数还是雏儿的他们兴致勃勃反问道:“你小子是不是记错了,这二种与第三种有什幺分别?”
      “分别大了!”
      江 就像一个专家一样,对众人的疑问不屑一笑,得意的扬声道:“第二种是情大于欲,等于自己的老婆;第三种是欲大于情,就像是别人的老婆,明白了吗?”
      “哦!那最后一种呢?”
      众人不由恍然大悟,配合着江 的语气兴奋追问。
      “这最后一种,也是最没有意思的一类,”
      江 心中还未消失的学生情怀正义发作,带着鄙视的口吻道:“第四种女人是因为利益,或其它目的而与男人上床的女人,就像妓女一样下贱!”
      话语未了,年轻人还算强健的身板一正,总结陈述道:“总的来说,男人一生 ,身边的女人就是这四种——爱人、情人、床友,至于最后一种不好说,应该叫商女吧!”
      “哈、哈……你小子难怪要补考了,原来整天都看这些‘精华’文章去了!”
      唐军兴奋得把桌子拍的砰砰响,话锋一转,带着羡慕的语调道:“不过你说得对,要是一个男人一生能拥有前三种女人,嘿、嘿……那滋味!”
      “嘎、嘎……你小子做梦去吧!”
      刘威怪笑着调侃道:“写这篇文章的作者最后还有一句——这不是普通人能享受的,只能属于男人心底遥不可及的幻想,懂了没?”
      推杯换盏,烟雾萦绕,没有真切体验现实社会的小青年们渡过了一个愉快的、男人特有的聚会。
      “嘘……”
      唐军突然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就似看到梦中情人般呢喃道:“红娘子回来了,嗬嗬……她刚才对着我笑呢!哇……她好像又丰满了几分!”
      “呼……”
      原本欢快的气息一下子变得火热凝重,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们整齐的回头望月,禁不住一个个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吧台 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曲线丰满的花信少妇,正是众人口中谈论的女主角——老板娘,被大大小小的男人们私下 称作红娘子的豔丽女人。
      女人的脸蛋虽说不上绝色,但也算丰润漂亮,尤其是胸前那两堆腻滑软云,一起一伏间更是勾引得大小伙子们直冒虚火。
      “咯、咯……”
      性感少妇明显感觉到了客人异样的目光,不过她不仅毫不在意,反而还似有似无的向众人抛了一个媚眼,果然不愧是酒店活招牌,只凭这一记销魂媚眼,店 的生意想不红火也难!
      “哈哈……”
      异样的气氛自然引起了中年老板的注意,不过他不仅不发火,反而还十分开心,只要有钱赚,让客人过过眼瘾又有什幺大不了!
      老板笑得越大声,一干纯真学子就越是义愤填膺,就连江 心底也是不禁暗自叫屈:他奶奶的,这幺漂亮性感的女人,却被这麵团一样的中年老板糟蹋了,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念及此处,包括江 在内,所有的年轻人都恨不得英雄救美,把牛粪上的鲜花扯起来,然后插在自己这片沃土 !
      “老板娘,买单!”
      一阵血气翻腾后,一群年轻人还是没勇气撕破自己斯文的外表,甚至连像其他客人那样,用灼热的眼神侵犯老板娘也不敢多看!
      “几位帅哥,有空多来哟……咯、咯!”
      女人一边算帐,一边故意在众人眼前晃了晃,又一次晃得年轻人心底的血性差点暴走。
      “哇、哇、哇……”
      连串的惊叫在心间回蕩,几人不由下意相互一望,同时在好友眼底看到了一个名词——床友,第三种女人!
      嘿、嘿……众人的眼神开始变味儿,想不到这才提到四种女人,眼前竟然果真就出现了最让男人心痒的——第三种女人!这可是不用负责的一种,只要是男人,怎幺可能会不浮想联翩?
      “老板娘,再见!我们一定天天来找你!”
      隐晦暧昧的话语在女人耳边环绕,一群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快步走出了店门。
      第二天,江 又被几个同学推进了饭店,虽然钱包已快干枯,但却不能扑灭他心底的萌动,一想到能在吃饭之余观赏丰乳肥臀,年轻人迟疑的脚步是不慢反快。
      与爱无关,欲望为主,一群即将毕业的年轻人事业还未开始,倒率先享受起打情骂俏的乐趣来!
      “老板娘,今天真漂亮,擦得什幺口红呀?让我们嚐嚐怎幺样?哈、哈……”
      “行呀!不怕我家那口子拿着菜刀追,你们谁有胆谁就上来呀!咯、咯……”
      女人可不是青涩的小姑娘,虽然丈夫就在不远处应酬客人,她还是媚笑着挺起了胸膛。
      这原本是平常至极的黄色玩笑,在这种光天化日下,人家的老公还在一旁,谁敢这幺色胆包天?
      “我来!”
      一声大喝让众人眼神一震,回头一看却又索然无味,原来是郑老板嘻笑着走了过来,他虽然是烂酒鬼经常打老婆,与好男人不沾边,但为了不袋绿帽,早已练出了一身应对的高超本领。
      “嘘!”
      众人一声无趣的歎息,事情到此本应结束,可是意外却在这时发生。
      已有几分醉意的郑老板急着上前化解“险情”不料虚浮的脚步一不小心,胖胖的身体踩在了一个翻到的啤酒瓶上。
      “啊!”
      郑老板圆滚滚的身形向前俯冲,慌乱之中双手飞舞,不管是什幺,只要能让他稳住就行。
      “扑嗵!”
      抓是抓到了,但却没抓稳,郑老板就此搞笑得摔倒于地。
      “哎呀!”
      女人的惊叫在半空回蕩,只见江 被冲过来的郑老板猛推向前,正好一下子撞入了傲然挺胸、波浪汹涌的女人怀中。
      “唔……”
      一缕异样从江 掌心传来,他本能前伸的双手竟然——正正抓在了老板娘的两团腻滑之上,薄薄的衣裙根本挡不住肌肤的感觉,年轻人甚至还摸清了软肉之颠那两点凸起的娇嫩。
      “呀……”
      女人的惊叫声不知是慌乱流转,还是羞涩萦绕,总之,她清晰的知道,帅气学生在退后之前,那双火热厚实的大手还不忘在自己双峰上用力紧了一紧。
      “噌……”
      浓重的红云瞬间爬上了江 脸颊,难堪之中却掩饰不住几缕兴奋,更下意识握了握手掌似乎想回忆那美妙的刹那。
      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眨眼之间,这时,直到江 大步后退,众人的怪笑声才四座升腾,而店老板刚刚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嘎、嘎……还是江 胆子最大,兄弟,你行呀,连老板娘的豆腐也敢吃!滋味怎幺样?”
      众人打趣一番之后,又把目标对準了还摔得头昏眼花的老板,“哈、哈……郑老板,想不到你这幺大方,主动把我哥们推给了老板娘,怎幺不选我们,唉……”
      “去、去、去……”
      老板娘用平日的泼辣接过了话头,丰润玉臂不停挥舞,辣劲儿十足道:“老娘的便宜这幺好占呀?美死你们这些小色狼,再不老实,今天的饭钱多加三成!咯、咯……”
      老板娘自然的笑声聪明的化解了一场尴尬,郑老板也没有看到老婆与年轻男人那刺激的一幕;嬉闹一番后,一切又回複了平常的简单喧闹,不过,豔丽女人看向某人的目光却悄然变异,那是一种从未在她眼底流转过的绚丽光华。


    第一卷红杏偷情·超能初现 第二章 雷劈姦夫(上)
      “啊……”
      狂野的呻吟在卧室内回蕩,席梦思被撞击的响声让这幢二层小楼瑟瑟发抖。
      “噢……小老公,你太厉害了!”
      丰乳蕩漾,肥臀颤抖,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的红娘子朱唇猛然大张,性感嫣红的娇躯是弓挺而起,发自灵魂的快感化作呢喃音符在二人身周盘旋不休。……
      “砰、砰……开门,老子……回来了!赶快开……门,不然老子打死你……”
      一道被酒精麻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粗蛮的捶门充满了暴戾气息,好似惊雷闪电打进了卧房。
      “啊!”
      一声惊叫从男人口中传出,紧接着的话语更是让风儿纳闷,“不好,你老公回来了,我先从后门走!”
      汗……他不就是女人的老公吗?怎幺还怕女人的“老公”男人脸色大变,女人却虽忙不乱,而且眼底还闪过一股强烈的报複恨意,任凭楼下男人使劲敲门,她还有心情为眼前男人最后一舔,“小 ,别慌,死酒鬼每天都是醉个半死,你就是从他眼前走过去,他也不一定看得见!”
      小 ?哇……自然风儿凑近一看,不由惊声长歎,不是江 还是谁?
      哦!原来风骚老板娘口中的“小老公”竟然是他,看来男人一生之中还真离不开四种女人的“关爱”“嘿、嘿……”
      偷腥的年轻人兴奋得在老板娘胸上又抓了一把,他最喜欢的就是这动作,因为当日正是这一抓,让二人的一生有了暧昧的回忆。
      “砰、砰……臭婆娘,再不开门,老子要你好看!”
      喝醉后的郑老板可不像白天那幺和气生财,老板娘身上经常出现的淤痕就是见证,也难怪豔丽少妇会心生怨恨、红杏出墙。
      “小 ,你先走吧,我已经习惯被他打了,有办法对付他!”
      女人从情欲中回归后,哀怨的语调,外加淡淡的仇恨从红唇中流过,竟然比起风骚妩媚时更让男人着迷。
      “红姐,我先走了!”
      江 虽然在欲望冲动下走上了男人的“性福”路,但他可没有胆子与郑老板麵麵相对,在豔丽红娘子的昵笑声中,年轻人爬窗而下,快速从后院门溜走了!
      ※※※※※※※迎着晚风吹拂,虚惊一场的年轻人轻快踏月而行,一想到适才的“捉姦”他不由有点后怕,但又一想到女人的风情与妩媚,年青的热血又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管他奶奶的!郑老板这酒鬼整天欺负女人,自己这也算是替天行道!嘎、嘎……
      这与爱恋无关,九成是欲望的涌动,剩下一成也只是对女人处境的怜惜;这就是男人,永远想鱼与熊掌兼得的男人!江 决不是坏人,他只不过是一个最正常的男人!
      学校的围墙遥遥在望,走在夜明星稀、天清气朗的夜空下,江 不禁加快了步伐。
      一想到酒鬼郑老板的贪婪,还有他不像男人的暴戾行为,年轻人心中残存的不安、忐忑彻底消失,再没有半点偷了人家老婆的不好意思!
      死酒鬼娶了老婆只知道用来当门麵赚钱,却一点也不懂怜惜爱,自己干嘛要不好意思?
      似是而非的理论说不清是对还是错,不过江 这理直气壮似乎有一点……过头了!
      “轰!”
      一道闪电——不,不是闪电,而是比闪电更快、更亮的七彩光芒一闪而现,就似九天惊雷从神秘莫测的宇宙中心直接“轰”到了地球!
      “啊!”
      几十亿的地球人之中,江 的震惊绝对最为强大,因为那道“怪雷”正是冲着他头顶而来。
      闪、我闪、我再闪……江 奇迹般一跳而开,可他还来不及得意大笑,光芒竟然好似有生命般在空中一转,就似製导炸弹一样尾随追击,在虚空拖出美丽的轨迹,依然直奔江 头顶而来。
      跑、我跑、我拼命的跑……江 的速度是平生最快,几乎是一眨眼就跑过了转角,人类的潜力果然是无穷无尽、神秘奥妙;具有灵性的光芒却是穷追不舍,死活不改变目标,让旁观的自然风儿也禁不住暗自纳闷。
      “呃!”
      闷哼声中,片刻前还意兴飞扬的江 被一击而中,瞬间木然呆立,年轻人眼前一黑,毫无抵挡的被会变方向的“怪雷”打昏在地。
      靠!晴空打惊雷,无风现闪电,这、这、这……这是老天的惩罚吗?
      呜……就是不是叫做——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心灵天地的虚幻江 禁不住悲声长歎,以手指天大声抗争:他奶奶的,怎幺会这样?为什幺非要劈自己,为什幺要这幺“喜欢”自己?


    第一卷红杏偷情·超能初现 第三章 雷劈姦夫(下)
      江 逐渐昏迷,再也听不到答案;在玄异的世界,彷佛有一道缥缈的声音作出了回答:因为江 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味道!味道?对,就是味道——男欢女爱后留下的味道,在极乐中释放的人类精华的味道,一种上天的巧合安排的味道!
      江 不仅是昏迷,还不停陷入了人类大脑的深层昏迷之中,在失去最后一丝清醒之前,半小时前还风流快活的江 现在却想到了一个原本很遥远的字眼儿——死!
      死?自己就要死了吗?就要死在这种有点离谱的方式下吗?被雷劈——呜,这可是老天专门惩罚打姦大恶的手段!自己还没来得及在人世作恶,怎幺就被雷劈了?冤枉呀……
      在心中留下最后的一个自问后,江 彻彻底底四肢一伸,进入了人类医学判定的——死亡状态。
      如果上天再给一个机会,让他不当风流鬼,而当一个一本正经的柳下惠,江 会答应吗?
      “不——我不答应!”
      这是江 在死亡之前最后的心声!
      想做就做,说干就干,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那他这血气方刚、有点冲动的年轻人就要——为所欲为!
      半年时光转眼即过,莘莘学子们终于盼到了毕业的一天。
      进入社会大展拳脚的憧憬令学子们兴奋,但几年相聚的离别却很是黯然,尤其是心有牵挂的男男女女,那初动的情怀更是愁煞情怀。
      柳梢头,黄昏下,一对男女已然静静相对好一阵子。
      成熟女人微微侧过身来,自然风儿耐不住寂寞上前一看,竟然是红杏出墙的风骚老板娘红娘子。
      豔丽少妇轻轻歎了一口气,率先望着眼前的年轻男人打破了沈寂,“小 ,你明天就要走了吗?”
      小 ,难道是——江 ,不会吧?他不是被“怪雷”打死了吗?难道是死而複生,还是灵魂附体?
      “嗯!明天一早的火车!”
      年轻人开口了,果然是倒霉到家的江 ,他也果然没有辜负自己的决心,即使死 逃生被上天大大的“吓”了一次,同样还是尽情的享受着挑战世俗的温香风流!
      话语微顿,江 以凝重口问道:“红姐,你怎幺不离开酒鬼?这个社会只要手脚齐全,应该不难养活自己呀!”
      “唉……这幺多年,我都习惯了有钱的生活,如果一下子变成穷人,真不知道怎幺过!小 ,谢谢你!”
      豔丽女人丰满的曲线颤了颤,紧接着半真半假笑语道:“如果红姐离了婚,你是不是养我一辈子?”
      “这……”
      江 迟疑了,半年的世间,两人虽然已经由欲生情,但那情愫毕竟只有几丝,不想欺骗女人的年轻人只能低下了麵容。
      “咯、咯……看把你吓得!红姐可没忘记咱俩的关係!”
      花信少妇笑颜打趣,化解了两人间初生的沈闷,然后昵语道:“走,今晚再陪红姐一次,以后就没机会了!”……
      春风吹拂中,风雨过去,临别之时,女人发出了真心的感激,“小 ,谢谢你半年来给我的欢乐,红姐也算当了一回正常的女人!”
      性感少妇一边为年轻男人穿衣,一边从自己口袋 摸出一个礼物道:“你要走了,红姐也没别的送你,知道你好麵子,不会要钱,想起你要抽烟,就买了这个!也算是为自己人生唯一一次出轨的留念,咯咯……”
      “铛……”
      清脆悦耳的金属声悠长回蕩,名牌打火机蓝色的火苗欢快跳跃,年轻的烟民对这是爱不释手,终于第一次收下了女人实质的礼物。
      “红姐,我太喜欢了,谢谢你!”
      ※※※※※※※※“呜……”
      汽笛长鸣,火车缓缓离站,尽管多有不舍,但江 还是离开了生活几年的学校,离开了站台暗处那泪眼相送的女人。
      “再见,红姐,我会记住你的!”
      心声在江 心中回蕩,虽然不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但她却是为自己开启欲望之门的重要女人,不仅女人会牢记人生第一个男人,男人一样永远忘不了第一个容纳自己的女人!
      女人——第二种女人,男人一生中喜爱的女人!在这分别刹那,江 终于明白了花信少妇在自己心底全新的地位,再不是以前随时可以抹去的床友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幺久的相处,无数销魂的瞬间,他又怎能没有改变?
      “轰隆隆……”
      火车越跑越快,早已离开了车站的视野,心情複杂的江 禁不住再次闭了闭眼,用他玄异的直觉感受着红姐逐渐远去的心绪。
      玄异的直觉?不错,真的是“玄异”不是形象的比喻,而是实实在在、不同寻常的感觉!
      自从被“怪雷”击中之后,大难不死的江 就懂得了一个道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发觉自己有了许多不一样的地方,这第六感就是最为明显的变化,虽然还弄不清楚究竟得到了什幺,以及为什幺会这样,但年轻人心底却是一片兴奋,阳光普照!
      嘿、嘿……还有好多神奇的东西在自己脑海 ,等待自己去摸索、探寻!
      这怪雷——太美妙了!自己这幺巧被它击中,真的是洪福齐天!
      真相——我来了!奇遇——不要跑!精彩——再来得汹涌一些吧!


    第一卷红杏偷情·超能初现 第四章 有鬼
      (作者留言:嗬嗬,一写情色就有人骂,不过知乐早已经习惯!兄弟知道能坚持看《男人幻想》的兄弟都是喜欢情节的书友,但你们可以放心,新书虽然加了一部分情色内容,但情节上比原来要娱乐性的多,因为那是冲刺出版的版本,情节能不重要吗?
      大西南,华夏国最古老的山岭地域,笼罩着神秘色彩的梦幻之地!
      春夏交替,豔阳在中天高悬,刺目的光芒不再温暖,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了夏日的特色。迎着夏日的热情,江 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镇远县,并顺利的通过了县城唯一一家集团企业,也是大西南有数的大型单位之一“达康集团”的招聘,只等过几天就能正式报到上班,成为“大人”了!
      “呃!各位,我先走了!”
      转眼之间已是华灯初上,与老同学欢聚的江 挥手告别,带着七分醉意,蹒跚在夜风之中。
      “嗬、嗬……”
      歪歪斜斜的年轻人在酒意影响下独自傻笑,一想到同学们关于四种女人的概述,不由心怀一热,正常男人的幻想就此浮想联翩,甚至还抑製不住的想起了与自己暧昧缠绵的红娘子!
      年轻的心回味着第二种女人的性感豔丽,不知不觉,江 已走到了僻静的背街小巷地带,位于老街的家就在不远处。
      “咦!”
      江 擡起的脚步突然停在了空中,心弦一颤,下意识凝神四顾。
      凉爽的夜风吹拂来去,远处除了人车那隐约的喧哗声外,江 视野所及之处,并未发现想像中的情景。
      按理来说,正常人应该自嘲一笑,然后继续迈步回家;可是年轻小伙子的异常出现了,在心中玄异直觉的牵引下,江 的双腿莫名其妙进入了巷道,左弯右拐,消失在连路灯也没有的黑暗之中。
      他在干什幺?是傻了,还是醉了?如此平静的夜晚下,他竟然浑身充满了紧张的气息,难道这又是“怪雷”带给他的异常之处?
      答案在江 转过又一处墙角时出现了,他没傻,也没醉,对自己直觉深信不疑的年轻人又一次印证了神奇,眼前的场景绝对是无比真实的犯罪一幕。
      “唔!救命……”
      无私的月华如水倾洒,淡淡的银辉映出了小巷中危急的一幕。
      三个蒙麵大汉正在将一个女人往巷子深处拖去,而女人拼命的挣扎却是无能为力,她怎会是三个男人的对手?
      “强姦,抢劫?”
      犯罪的名词一下子窜上了江 脑海,他不是什幺大英雄,但心底还有几分正义存在,再加上七分醉意的环绕,正所谓酒壮英雄胆,青年小伙子就爆发出了少有的勇气。
      “住手!来人啦!有强姦犯啦——”
      汗……他没有傻傻得上前送死,聪明而理智的选择了拉开嗓门大吼起来,希望这样既可以吓走三个流氓,又可以让自己得以安全无恙!
      不过江 心中的喜意还未冲上眼眸,无情的现实就大大的戏耍了他一把。
      这是夜晚,又是极为偏僻的地方,不仅没有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就连几个应该逃跑的流氓也是无惊无惧,反而把江 注意上了!
      初出校园的江 傻眼了,愕然呆立,眼中的世界开始褪色,三个坏人那得意的狞笑充斥了他的心灵。
      “救……”
      披头散发的女人看到了希望,勇气大增,突然挣脱两个大汉的挟持,放开脚步向年轻人冲来。
      “蠢货!”
      另外一个明显是头子的蒙麵人一声怒骂,率先迈开大步向女人追来,不过他并不着急,这儿可不是三两下就能逃出去的地方,以女人的速度很快就会又成为自己美妙的猎物。
      “啊!”
      从未经曆过这种事情的江 傻了,混乱的脑海不知所措,望着三个恶棍手中明晃晃的凶器,普通人怎能不心惊胆战?
      逃,赶快逃命?人类求生的本能让江 脚步向后一转。对方的目标不是自己,只要自己不多管閑事,应该能有惊无险!
      不,不能逃!如果自己见死不救,日后肯定会做恶梦!况且……怪雷……脑海意念一转,江 就此拿定了主意,身为血气方刚的男子汉,他绝不当缩头乌龟!
      “蹬、蹬……”
      年青人动了,不退反进,快步冲向了女人,就在惊恐无比的女人被地上的碎石绊倒的刹那,一双强健的臂弯划空而至,将她稳稳的抱在了怀中。
      跑,这时的江 再不犹豫,抱着女人转身就向自己家中跑去。
      “噢、嘿……臭小子,找死呀,老子的好事你也敢坏!”
      现实并未给英雄什幺便宜,抱着一个大活人的江 还没跑出巷口,就被三个歹徒围了起来。
      “废了他!”
      矮胖的歹徒头子一声命令,一把砍刀、一根铁棒几乎同时向少年扑来,两个魁梧高大的大汉明显是打架的老手,下手之处都是人体脆弱的要害部位。
      “啊!”
      脸色发白的江 抱着女人闪开了第一轮攻击,退到墙角的他七分酒意一下子被吓了个精光,心神全被歹徒的杀气笼罩!
      这可已经超出了江 的预计,想不到眼前的三人不是普通的流氓,竟然敢动辄要人死命!
      “小子,下辈子再当英雄吧!”
      矮胖头子无比得意,一心灭口的家伙目光色欲淫邪,又望向了瑟瑟发抖的女人。
      “呼——”
      铁棒与砍刀兜头而来,凶狠的气势让年青人是无力抵挡,身处墙角又无处可逃,唯一能苟延残喘的机会,就是把怀中的女人推向歹徒!
      江 动了,不过他不是向罪恶低头,而是像一个真正的英雄那样猛然转身,以挺拔的身躯把女人护在了身后!
      “啊!”
      披头散发的女人绝望的目光闪现震撼的神色,生死刹那,她竟然离奇的忘记了自己危险的处境,不可思议的望着传说中才会出现的不怕死的——英雄!
      歹徒可没有什幺人性,对手越是正直英勇,他们身为流氓的“尊严”就越是恼怒,做为坏人,决不允许有不怕自己的好人存在!
      不慢反快的凶器更是杀气飙升,最先砍到的刀刃已经将少年肩头的衣服压向了血肉之躯,铁棒挥向头部的劲风也呼啸着吹动了年轻人的黑发。
      江 并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专业人才,麵对这近在咫尺的致命危机,他除了等死还能干什幺?他会是那种为了正义而不要命的卤莽好汉吗?
      女人眼角余光从江 肩头望过去,看到了极端危险的处境,吓得是呼吸一顿心房抽紧,过于恐惧不禁让她有窒息的感觉,甚至还出现了幻觉,恍惚之间,好似看到眼前的年轻男子眼中闪过了一道怪异之极的七彩光芒!
      他是人,又不是灯泡,当然不可能出现这种色彩,女人这不是幻觉还是什幺?
      “啊——”
      惊声的惨叫歇斯底 ,撕裂了夜空,震撼了天地!
      瞬息之间,绝对是一眨眼也不到的时间,女人发白的脸色就变成了无比的惊讶,还有不能消散的愕然!
      这、这……这太出乎意料了!太不可思议了!仍然还是幻觉吗?怎幺会这样?过于强大的“意外”让女人一时还不能清醒,忘记了自己应该狂喜欢呼!
      “啊……”
      躺在地上呻吟的不是身处绝境的江 ,而是头破血流的三个歹徒,扭曲的麵容在痛苦中透出无比的恐惧!
      “鬼、有鬼,有鬼呀——”
      那歹徒头子至今也未明白,手下的铁棒为什幺会敲在自己头上,而自己的武器也重重地砸在了手下肩膀上,拿刀的家伙更是几欲晕倒,为什幺自己仍然紧握的砍刀会镶嵌在自己胳膊上。
      这、这……这绝对是有鬼!肯定有鬼!
      对于超出自然的常识,人类唯一的反应就是恐惧,没有人性的三个家伙挣扎着站起来后,连一秒也不敢多呆,立刻连滚带爬飞奔而去,比丧家之犬跑得更快、跳得更高!
      “鬼,有鬼!”
      获救的女人竟然也这样呢喃,虽然“鬼”是帮了自己,但她颤抖的目光四处环视之时,还是写满了惧意。
      女人一直与救命恩人紧紧抱在一起,她自然知道不是青年所为,但现场除此之外一目了然,没有任何人影,这一切除了用“鬼”来解释外,根本找不出一点符合科学的理由!
      “扑嗵!”
      鬼没找到,女人紧抱的年青男子却身躯一软,整个人一下子昏倒在地!
      “啊!”
      女人的惊叫是焦灼无比,隐带哭泣的呼喊还是未能唤醒昏迷的英雄,而江 也很是奇怪,沈睡的麵容一片痛苦扭曲,仿佛正在承受刀山火海一般。
      难道他也被“鬼”教训了,不对呀,他可是正义勇敢的大好青年,怎幺会呢?
      奇怪,太奇怪了!奇迹,绝对的奇迹!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